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64.心动,不心动(2 / 3)

她的动作,好像在倒水,话说,小丫头知道洗洁精在哪里吗?

大概是最初迷糊的印象太深,后面脆弱的模样太重,赵寅城总是放心不下。

直到听到洗筷子的声音,他心下一松,看来是找到了。

刘海真坐着他对面,恰好就看到这一幕。爱一个人嘴巴不说,耳朵关上,爱意还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,他看着赵寅城明明人在屋里,整个心神却已经飞到了外面,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。

心里隐隐浮现一个猜测,这两个人是真的在谈吧。

想打趣一句,幸好,成时欢很快就回来了,她拿着毛巾进来擦桌子,等擦到赵寅城边角的位置,此时他已经恢复镇定的模样和刘海真说起电影的事。

看到她擦过来顺手抬起杯子,毛巾扫过离开后,刚准备放下,成时欢虎口处一道浅红色的红痕恰好就闯进他视线里。

“你被烫到了?”赵寅城唬了一跳,下意识一把捏住她的手腕,皱眉道,“怎么都不说一声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那里?”

“严重吗?”

男演员这声,瞬间带出连锁反应,就连pd和VJ都围上来,孙浩峻更是一边起身一边快速道:“等等,我去拿肥皂。”

罗pd则皱着眉对挤在房间的其他工作人员问:“有没有带烫伤药膏的?”

“不用,不用,我没烫伤,”成时欢赶忙和他们解释,“这个是以前的疤,已经好了,我真的没事。”

听她讲,房间里的人都松了一口气,赵寅城看着掌心莹白的手腕,先是放心,随后涌上来的就是心疼,真奇怪,明明小时候大家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受伤,可是只要一想到这个人是成时欢,他心里竟然有些不适。

到底是什么情况,才会烫出经年累月未消的痕迹。

趁着其他人有闲心去看她虎口位置的疤痕,赵寅城却偏头看她的神色。

小姑娘解释着疤痕的来源,脸上无一丝阴霾,男演员却仿佛看到了稚嫩的她,独自回到陌生家乡强装坚强自己生活的模样,他没忍住从桌下捂住她的另一只手。

成时欢惊了一下,低头的瞬间与他如海般深沉平静的眼眸相撞,里面含着的情绪她不懂,可是她若无其事讲解的声音却慢慢变得越来越低,又听见赵寅城轻轻地声音,他说:“肯恰那呀,你已经很勇敢了。”

“哇,你这个疤还挺别致的。”头顶响起孙浩峻的声音,一群大男人立时叽叽喳喳讨论,她虎口的伤痕透着谈谈的浅红色,就一道小小的红痕,不注意看还以为是草莓印,只有肤色比平日里还白一个度才会出现,刚刚洗碗在水里泡久了恰好就出现了。

“啧啧。”在场观摩过的每一位,回到座位前,都不由冲女演员竖起一个大拇指,果然好看的人疤都好看。

—依给莫呀!

—成时欢是上帝亲女儿吧,连疤都要设计得漂漂亮亮

—晕,什么都做得很好,这样活着不累吗

—呜呜姐姐永远是我的第一名,请永远这样漂亮下去吧

—我真的嫉妒了TT

成时欢扯起嘴角笑了笑,下一秒镜头照不出的位置,她抿紧唇,头微微低垂着,长长的睫毛覆盖乌黑的眸子,这一刻谁也看不清她的神色,只有赵寅城,感觉自己触摸到了小姑娘过去童年还残留的伤,热闹喧嚣下,他把成时欢的手紧紧包进掌心。

好一会儿,女演员又恢复开朗爱笑,她瞄了一眼男演员,手掌微动,于是赵寅城心照不宣地抽回手,看她拿着毛巾起身出去。

炽热的阳光已经洒满整个院子,多看一眼都让人昏昏欲睡,刘海真伸了伸腰说要去午睡,赵寅城一直没等到成时欢回来,知道她可能回房间了,于是便和浩峻说了声。

镜头安静下来,小小的院子只能听到浅浅的呼吸声,这一个午觉睡到夕阳落下,门上传来“咚咚”得敲门声,成时欢才醒过来,“内。”她应了一声,慢慢掀开被子,出去后,已经看不到太阳的影子,只是天空仍然亮亮的。

此刻镜头还没开启,成时欢睡意未消,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,她靠着墙头顶一缕头发翘起,眼神有点呆呆地看着罗pd他们。

赵寅城走过来按了按她的头发。

“前辈?”成时欢后知后觉歪头望着他,眼睛装满了疑惑。

“翘起来了。”赵寅城指着翘起的头发道。

“啊?”成时欢脸一红,立马捂着头越过他跑向水池边。

赵寅城以为她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,结果小姑娘接下来的动作差点没把他笑死,只见成时欢打湿手,然后用湿手抚了一下头发。

呀,怎么能和他一样不分场合呢。

反正这会儿没镜头,成时欢那管那么多,她一边脸热,一边手沾着水还想再弄一下,下一秒就感觉头发被什么东西触摸了一下,抬眼才发现赵寅城不知何时跟了过来,他声音温柔,“这边还有。”

成时欢眼睛一怔,动作不自觉停下来。

“哦莫哦莫,这是什么,新婚夫妇吗?”附近的大婶给他们端来自家做的泡菜和海鲜,恰好看到这一幕,不由打趣道。

赵寅城心微微一动,下意识望向成时欢,就见小姑娘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