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踏雪无痕>其他类型>强夺高冷仙君后他成魔了> 第 23 章 简言之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23 章 简言之(1 / 2)

第23章

《大道》男主简言之,初登场时二十五岁,金丹期修为,太墟境三尊唯一的传人。

太墟境自开山立派起,居于隐秘之地,虽然门中弟子从不参与仙门纷争,关于它的传说却一直在仙门中流传着。

传闻太墟境弟子不轻易在世间行走,每每出山皆是将有大祸来临,他们的出现是为了阻止灾祸的发生,拯救苍生。

书中说,贺兰珏自毁金丹坠崖一事传入太墟境三尊耳中,三尊忧心忡忡夜观星象,发现代表着贺兰珏的那颗星辰时黯时亮,变幻不定,呈现出因缘厄运相伴而生的迹象。

常言道,祸福相依,这意味着苍生的吉凶祸福皆系于贺兰珏一念之间,于是派简言之下山阻止贺兰珏入魔。

魔尊路惊风是万年罕见的天魔之身,贺兰珏身为其子,母亲是来自仙音阁贺兰氏一脉的贺兰觅月,身上流淌着半仙半魔的血,所谓一念成魔一念成佛,便是如此。

简言之修行多年,第一次入世历练,三尊的意思是找到贺兰珏后如何处置,全凭简言之自己做主。

这是太墟境给予他的一次考验。

阻止贺兰珏成魔最简单的法子,就是将其诛杀,永绝后患。

这或许是大多数人的做法。

但简言之是男主,男主胸襟宽广,侠义为怀,断然不可能因为一则预言,做出这种滥杀无辜的事情来。

要给一个人定罪,首先要确定他有罪。

简言之离开太墟境后,没有同仙门其他人一样,急不可耐地去寻找贺兰珏的下落。他亲自拜访明心剑宗,与掌教姜天河促膝长谈三天三夜,而后,眼神坚定地离开了明心剑宗。

在他看来,贺兰珏虽是天魔之后,东曦王朝尚在时,圣子以仁慈闻名,东曦王朝灭亡后,在明心剑宗的八年,贺兰珏居于漱心台,潜心修炼不问世事,如此超然外物的心性,绝非邪魔之流,为保师门,甚至不惜自毁一身修为的举动,更是可敬可叹。

若净化体内魔血,加以引导,将来便是苍生之福,恰也应了预言之说。

所听为虚,贺兰珏真正是什么模样,还需要亲眼见证。

简言之查到贺兰珏身陷极乐宗,为混进极乐宗接近贺兰珏,灵机一动,在极乐宗名下的一家酒楼里故意生事,打砸一通,拒不赔偿,凭着那张英俊的脸,被送到了戚语桐这里抵债。

机缘巧合下,他又得知贺兰珏在郑雪吟的手里,仗着自己那张俊朗的面孔,故意堵在郑雪吟必经的路上,被郑雪吟抢回去做了炉鼎。

*

郑雪吟赶到花阁时,那押着简言之前来的酒楼老板跪在地上,正在添油加醋的描述简言之的恶劣行径。

戚语桐倚坐在藤椅中,伸出纤纤玉指,满意地观赏着自己刚染的指甲。

在她身前不远处有数道人影,被两名侍卫反剪住胳膊压在地上的青年,便是本文的男主简言之了。

如书中描述,简言之面容清俊,气度无双,远远一瞥,

光是刚毅的轮廓(),便足以昭示此人的不同寻常。

换句话说?(),顶着主角光环,想忽视都难。

“此人实在过分,小人的脸到现在都疼,他打小人的脸,就是打花君您的脸。”

极乐宗名下的酒楼铺子都归戚语桐管,管铺子的大多是凡人掌柜,即便简言之压制修为,伪装成普通武夫,楼里的打手也不是他的对手,直到被砸了好些东西,才将他擒住。

老板咬牙切齿,原想毒打他一顿,见他实在生得好,便起了将他献给戚语桐做炉鼎讨的心思。

戚语桐府里确实有好些个炉鼎,她挑炉鼎的标准和极乐宗收徒的原则一致,必须脸好看。

“把他的脸抬起来。”戚语桐心不在焉地说。

侍卫按照戚语桐的吩咐,掐着简言之的脸,迫使他仰起脖子。

金灿灿的日光将青年英挺的面容照得一览无余,与极乐宗男弟子阴柔气质浑然不同的阳刚之气扑面而来。

戚语桐目光一顿,收了满脸的漫不经心,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惊艳:“将人留下吧。”

“慢着!”戚语桐话音刚落,郑雪吟的声音紧随而至,“他,我要了。”

追在她身后的是花阁的侍卫。

郑雪吟地位特殊,除宗主居住外的风阁外,她哪里都能去得。这是宗主默许的特权,侍卫们根本不敢认真阻拦。

“郑雪吟,你又来和我抢男人!”戚语桐刷地站起来,一双凌厉的美目几乎在郑雪吟身上剜出个洞来。

郑雪吟不是第一次跟她抢男人了,但凡她有好看的炉鼎,只要郑雪吟看上了,都会抢过去。

“谁让极乐宗上下就属你眼光最好,瞧上的男人质量比别人的高,抢你的,准没错。”

那自然是。

算她有眼力劲。

戚语桐被夸得飘飘然,心口的怒气散了不少,唯独一张俏丽的脸孔仍紧绷着,不愿如此轻易被郑雪吟拿捏。

“话是这样说,可你也不该……”

“这个男人我带走了。”郑雪吟不等戚语桐发完牢骚,掏出红绫。

那红绫如有自己的意识,缠上简言之的身体,将他拽至了郑雪吟的脚边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